人工智能离CT有多远?

前些日子朋友圈被围棋人工智能程序与围棋大师李世石的对局刷屏,人机大战五盘结束,围棋人工智能程序最终4:1战胜人脑。自此,人工智能已在围棋,国际象棋,中国象棋三项智力竞技体育中,实现了对人类顶尖高手的全面胜利。

 

那么人工智能在线与人类对手的实战过程是如何判断每一步走子的呢?为什么人工智能程序这么神奇?经过专家分析,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虽然是人机大战,但是实际上是一个人类大脑在同时对抗人工智能的“两个大脑”。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人类自然处于下风。

 

总的来说,围棋人工智能程序总体由两个神经网络构成:策略网络和价值网络,可以比喻成“两个大脑”:

 

第一个大脑(策略网络):给定一盘棋局,找出在各个可行位置落子的概率,判断下一步在哪里走最好。(人工智能可以每天学习几万盘棋,通过输入远多于人类记忆极限的围棋盘数数据从而尽量模仿人类高手落子)。

 

第二个大脑:(价值网络):作用是辅助之前的策略网络(第一个大脑)。即给定一盘当前的棋局,从而评估棋局走向,预测双方赢棋的可能性。(利用数据经验可以判断哪些是“更优落子”,哪些棋值得深入思考,哪些棋是“臭棋”不予考虑,从而提高计算效率。)

 

最终,第一个大脑根据根据第二个大脑的建议深入考虑,做出最终决定。

 

其实在CT技术领域,辐射剂量和图像质量的对抗也在不断进行,东芝CT的设计理念一直遵从”ALARA”(as low asreasonably achievable)原则,在合理的图像质量下尽量降低患者所受到的辐射剂量。东芝先进的AIDR 3D(Adaptive Adaptive Iterative Dose Reduction3D)迭代技术作为CT绿色低剂量技术领域的佼佼者,其实也是一种“人工智能“,也同时具备“两个大脑”,从而实现超快速高清低剂量CT绿色成像。

 

 

第一个大脑(智能自适应):根据AIDR 3D技术内置的超多项模型参数(如扫描系统模型,人群统计学模型,统计学噪声模型,三维锥形束模型;三维体素模型;三维探测器单元模型;解剖学模型等),快速自动进行模型匹配,提高原始数据空间降噪效率。

 

第二个大脑(智能3D迭代):根据不同的临床和解剖形态学目的,对容积3D图像数据进行大量数据反复迭代滤波,彻底消除蜡像征伪影对临床诊断的影响,实现大数据智能运算的快速迭代。

 

最终,两个大脑协同运作,无缝集成于所有临床扫描序列中,从而实现在降低75%的剂量前提下,仍可滤除50%以上的图像噪声,实现快速低剂量高清绿色CT成像。

 

临床病例展

 

女,46岁,心率86bpm,长时间工作后心前区不适,行320排CT ONEBeat冠脉CTA 检查

 

 

 

 

 

 

影像所见 右冠走形连续,管腔显示良好,中段可见低密度充盈缺损,管腔重度狭窄。该病例采用AIDR 3D技术,在80kV扫描条件下仅需0.3mSv 的低剂量即获得高清图像质量,可将软斑块清晰显示,为临床提供更多的诊断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