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介入,还差DTS

1929年,Werner Frossmann 成功地将导管从自己的上臂静脉插入右心房,首创了心导管造影术,并获得了诺贝尔奖。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介入放射学进入飞速发展至今,已以其安全、精确的优势,成为与外科、内科并列的第三大学科。介入技术的进步、材料科学的发展、影像设备低剂量技术的应用,都为介入手术的安全提供了强大的支撑。

 

影像设备厂家不断推出新的低剂量技术来减少X线辐射的伤害,但其中有一种伤害是容易被忽略的,即过度透视对患者皮肤的辐射伤害。医生在手术中注意力集中于治疗,透视是一种习惯动作,容易放松对透视时间的把握;而皮肤放射损伤后症状的延迟出现,也从客观上造成了这种损伤的隐蔽性。因此放射性皮肤损伤是各种介入手术放射伤害表征中的隐形杀手。

 

 

  放射性皮肤损伤

 

当对皮肤损伤剂量累积到一定程度时会引起一系列症状,如受照皮肤充血,出现红斑,水肿,发热,触痛等等,这些症状一般会出现在接受照射后1-2周,如果没有超过阈剂量,,则会在4周后逐渐消退。当超过一定阈值时,如一次接受超过7000mGy以上剂量,就会继发出现皮脂腺和毛囊腺的损伤、持续性皮肤溃疡、放射性皮炎甚至真皮坏死等不可逆的严重损伤[1],整个发展过程可持续数年以上。

 

放射性损伤具有持续、潜在和进行性变化特征。这种生物化学变化很小时不易被人们觉查到,但随着X线接触的次数和时间的增加而累积,在某些复杂的介入治疗中,需要反复长时间地进行透视,往往会造成患者受照射部位产生上述不同程度的放射皮肤损伤。

 

 

       放射性皮肤损伤的现状

 

发达国家目前对放射性皮肤损伤的认识和预防已经非常重视,有相关的法律和操作流程来预防和控制放射性皮肤损伤的发生。我国患者数量巨大,医疗资源相对不足,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家庭医生制度以及术后随访制度,患者术后一两周的时间出现皮肤损伤的症状,往往不会联被想到介入的原因,延误了治疗的时机,使病程得以发展。如果接受了超阈值剂量的辐射或再次手术接受照射,就会发展到更严重的病理阶段,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放射性皮肤损伤的预防

 

目前主流厂家的血管机在降低辐射剂量方面做了很多有益的研究,应用了许多降低辐射的技术,主要着眼于降低图像采集所需的X线剂量、多种低剂量的透视模式、优化介入操作流程等,相对于十几年前, 无论是患者还是医生,所受到的辐射剂量有了大幅度的降低。

然而,要获得介入影像就必须用到X射线,尤其是在某些复杂介入手术中,长时间、大剂量的透视不可避免,设备低剂量技术的应用只是缓解辐射剂量的强度,并没有改变患者接受X线照射的现实,患者局部接受超剂量辐射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因此对于皮肤剂量的监测、并指导医生进行手术行为的调整,就显得非常重要。

 

       DoseTracing System(DTS)

 

对受照射部位皮肤剂量的准确监测,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技术,目前只有少数厂家能够提供局部皮肤剂量的监测数据。这种监测数据可以实时将受照射部位皮肤剂量提示给医生,让医生时刻关注剂量的累积情况,调整治疗行为模式,避免局部皮肤超阈值辐射情况的发生。在这方面东芝新翼飞INFX-9000血管机的Dose Tracing System(DTS)技术是做得最为完善的。

 

DTS是患者的保护神,它可以追踪每一次曝光在患者皮肤的累计剂量,并在3D体模上表示出患者皮肤曝光区域和剂量的累积情况。随时提醒医生患者皮肤的受照情况,最大特点是直观和精确。

 

       直观 在床旁显示器上,形象显示患者相应部位的皮肤的剂量情况,剂量越高,颜色越红,医生可随时、直观地知道患者某个部位的皮肤是否出现了超剂量辐射。

 

 

  精确

 

精确

 

DTS剂量监测报告的数值考虑到了所有因素。可根据患者各项信息采用适合的体模,并会根据机械系统变化而充分考虑

 

 

DTS可使医生就随时清楚地了解患者皮肤的受照情况,在DTS的提醒下开始有意识地在术中降低曝光剂量,分散剂量在皮肤的分布,形成对患者有效的保护,让介入手术向着更安全的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

 

 

[1]China J MIT Sep2002 Vol 18 No 9 闫美琴,张保庆综述 ,王培军审校